新闻动态

郭广昌:6.5亿 vs 144万

6.5亿。144万。

 

这分别是中国现有的农村人口,和与之对应的乡村医生的数量。

 

昨天晚上在青岛的亚布力夏高峰会上,我们举行了健康中国2020十大暖心乡村医生及乡镇卫生院院长发布仪式。非常感谢昨晚到场的陈东升大哥,以及我们的乡村医生守护者黄渤、吕思清、许戈辉、李光洁等朋友。我们给到场的21位来自云南、湖北、新疆等国家级贫困县的村医和院长颁发荣誉,更希望可以让更多人听到他们的故事,让更多人了解村医、关心乡村医疗。

 

 

在昨晚的仪式中,有两位村医的故事让我尤其印象深刻:

 

01骑着马的打火机医生

第一位医生叫做李玉忠。他有一个更加为人熟知的名字,叫做“打火机医生”。李医生工作的地方,在云南省红河州元阳县攀枝花乡碧播村,村里588户村民2712人的基本医疗,都担负在他一人的肩上。村子四周高山林立,雨后又常遇泥石流塌方,所以骑马成为他出诊唯一可行选择。做医生13,马已经换了好几匹。从医13年,李医生的电话从来没关过机,因为在关键时刻,他的电话号码能救命。李玉忠给不少老人留过自己的电话号码,老人们常常把纸片放在兜里,总容易遗忘丢失。李医生干脆订做了一批打火机,上面印着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来看病的老人就送一只。从此,“打火机医生”李玉忠的名字在方圆百里家喻户晓。山上本没有路,李玉忠和他的马走的次数多了,就有了路。

 





02一根温度计,一人,一村

第二位医生叫做何芬。非常令人惋惜的是何医生以前由于癌症失去了整条左腿,每天只能拄拐杖或者依靠假肢行走。疫情期间,何医生要为村里690口人展开细致的宣传、探访、量体温和排查。因为农村条件有限,何医生需要挨家挨户地,用一根水银温度计,为全村人量体温。一次排查就要花去整整3天的时间。又恰逢冬天,天降暴雪且天黑路滑,我们不知道何医生在过程中究竟吃了多少苦,但我们看到了她对于村民们的深切责任心。

 


 

我是一个来自农村的孩子,我们很多人小时候都收到过乡村医生的帮助。我还记得上小学之前,大约6岁的时候,我得过一次急性肝炎。当时也没条件去大医院看病,就是老家浙江横店的赤脚医生,用消炎药加土药方治好了我。改革开放到今天,中国的整体医药产业、医疗条件都已经大幅提升了,但是农村的医疗条件相比城里依然有很大的差距。我们发起“乡村医生”项目的初衷,就是希望能够团结各方力量,一起守护更多的“赤脚医生”。

 





 

要解决中国贫困人口的问题,首先要解决的是他们看病的问题。今年又是我们脱贫攻坚的关键年份,只有把乡村医疗、乡村医生的体系建立得更加完善,我们才能够真正消灭贫困。长期以来,乡村医生都面临着设备简陋、待遇不够等问题,特别是广大村医没有“编制”,缺乏基本的财政保障,待遇比有编制的乡村教师低不少。所以,现在农村留下来的村医越来越少,而且马上面临青黄不接的问题。比如像我们很多村医,都已经工作了30年、40年了,一辈子就是守护村里人的健康。但是因为待遇问题,很多年轻人,包括他们自己的孩子,都因为生计,没办法留下来继续做村医。一个健康的中国离不开不病的乡村,我也真挚地希望能够有更多的朋友来一起加入我们的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也非常感谢昨天在现场捐赠急救箱的各位企业家朋友们,包括陈东升大哥,以及艾路明、丁健 许戈辉夫妇、丁立国、韩丹、路立明、宣瑞国、阎志、张黎刚,也感谢乔元栩、陶石泉、张红梅、陈显宝、陆习标、田源、王超锋、吴卫平的爱心支持。希望可以通过我们的努力,帮助更多的村医,也帮助更多农村的患者,解决贫困人口看病难的问题,为农村医疗的改善贡献我们的力量。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