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動態

郭廣昌:6.5億 vs 144萬

6.5億。144萬。

 

這分別是中國現有的農村人口,和與之對應的鄉村醫生的數量。

 

昨天晚上在青島的亞布力夏高峰會上,我們舉行了健康中國2020十大暖心鄉村醫生及鄉鎮衛生院院長髮布儀式。非常感謝昨晚到場的陳東升大哥,以及我們的鄉村醫生守護者黃渤、呂思清、許戈輝、李光潔等朋友。我們給到場的21位來自雲南、湖北、新疆等國家級貧困縣的村醫和院長頒發榮譽,更希望可以讓更多人聽到他們的故事,讓更多人瞭解村醫、關心鄉村醫療。

 

 

在昨晚的儀式中,有兩位村醫的故事讓我尤其印象深刻:

 

01騎著馬的打火機醫生

第一位醫生叫做李玉忠。他有一個更加為人熟知的名字,叫做“打火機醫生”。李醫生工作的地方,在雲南省紅河州元陽縣攀枝花鄉碧播村,村裡588戶村民2712人的基本醫療,都擔負在他一人的肩上。村子四周高山林立,雨後又常遇泥石流塌方,所以騎馬成為他出診唯一可行選擇。做醫生13,馬已經換了好幾匹。從醫13年,李醫生的電話從來沒關過機,因為在關鍵時刻,他的電話號碼能救命。李玉忠給不少老人留過自己的電話號碼,老人們常常把紙片放在兜里,總容易遺忘丟失。李醫生乾脆訂做了一批打火機,上面印著自己的名字和電話號碼,來看病的老人就送一隻。從此,“打火機醫生”李玉忠的名字在方圓百里家喻戶曉。山上本沒有路,李玉忠和他的馬走的次數多了,就有了路。

 





02一根溫度計,一人,一村

第二位醫生叫做何芬。非常令人惋惜的是何醫生以前由於癌症失去了整條左腿,每天只能拄拐杖或者依靠假肢行走。疫情期間,何醫生要為村裡690口人展開細緻的宣傳、探訪、量體溫和排查。因為農村條件有限,何醫生需要挨家挨戶地,用一根水銀溫度計,為全村人量體溫。一次排查就要花去整整3天的時間。又恰逢冬天,天降暴雪且天黑路滑,我們不知道何醫生在過程中究竟吃了多少苦,但我們看到了她對於村民們的深切責任心。

 


 

我是一個來自農村的孩子,我們很多人小時候都收到過鄉村醫生的幫助。我還記得上小學之前,大約6歲的時候,我得過一次急性肝炎。當時也沒條件去大醫院看病,就是老家浙江橫店的赤腳醫生,用消炎藥加土藥方治好了我。改革開放到今天,中國的整體醫藥產業、醫療條件都已經大幅提升了,但是農村的醫療條件相比城裡依然有很大的差距。我們發起“鄉村醫生”項目的初衷,就是希望能夠團結各方力量,一起守護更多的“赤腳醫生”。

 





 

要解決中國貧困人口的問題,首先要解決的是他們看病的問題。今年又是我們脫貧攻堅的關鍵年份,只有把鄉村醫療、鄉村醫生的體系建立得更加完善,我們才能夠真正消滅貧困。長期以來,鄉村醫生都面臨著設備簡陋、待遇不夠等問題,特別是廣大村醫沒有“編制”,缺乏基本的財政保障,待遇比有編制的鄉村教師低不少。所以,現在農村留下來的村醫越來越少,而且馬上面臨青黃不接的問題。比如像我們很多村醫,都已經工作了30年、40年了,一輩子就是守護村裡人的健康。但是因為待遇問題,很多年輕人,包括他們自己的孩子,都因為生計,沒辦法留下來繼續做村醫。一個健康的中國離不開不病的鄉村,我也真摯地希望能夠有更多的朋友來一起加入我們的鄉村醫生健康扶貧項目。也非常感謝昨天在現場捐贈急救箱的各位企業家朋友們,包括陳東升大哥,以及艾路明、丁健 許戈輝夫婦、丁立國、韓丹、路立明、宣瑞國、閻志、張黎剛,也感謝喬元栩、陶石泉、張紅梅、陳顯寶、陸習標、田源、王超鋒、吳衛平的愛心支持。希望可以通過我們的努力,幫助更多的村醫,也幫助更多農村的患者,解決貧困人口看病難的問題,為農村醫療的改善貢獻我們的力量。

 

END